一個白日夢

如果可以,我想回到家鄉,在那里的鄉野間蓋座兩層的房子,房前要有一個大大的院子,院子里鋪上青磚,而院門兩邊要種上兩株葡萄樹,在院子的左邊要栽一棵梧桐,樹的旁邊再挖…

架在家鄉小河上的那道彩虹

“芒種忙,麥上場。”在兒時的記憶里,收了麥,夏天就真正到了。太陽一掃春天的溫柔,將火辣辣的熱情賜給了人們,天,一天天的熱起來。農民們收打完麥子,緊著又開始了大田…

村戲

小時候,要不是膽子小,我也許會成為村上戲壇的角兒。 那時,村戲里的演員走在村道上,大人小孩都會說,噢,快看,那不是李玉和?!李玉和來啦!村人們覺得會唱戲是一件高…

山那邊,就是故鄉的秋

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勝春潮,在春夏秋冬的調色板上,秋天,是我的最愛。 我無法掩飾自己對金秋時節的喜愛,秋的色彩,秋的豐腴,秋的暢想,在這樣一個碩果累累的季節…

故鄉天空下

“行到水窮處,坐看云起時。”以前很喜歡的句子。貌似安靜愜意,其實不然,不過是人生的起落浮沉之后,一番自我安慰罷了。 現在的天都是不夠潔凈的,哪里有云卷云舒讓人悵…